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应用>> 技术应用 >> 正文内容

徐鹏:口罩、铁锹管什么用?地理信息企业还能为应急救援做更多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8-21 09:00:24 点击数:343次

  (文/3sNews高级编辑 龙薇)前不久,安全事故接二连三地出现,令人猝不及防。震惊的同时,总会有种如鲠在喉的愤懑之情,比如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没有人告知火速前去塘沽火场救援的消防队员们那里是危化品仓库?为什么明明没有下雨,却依旧出现了山体滑坡的事故?……包括四维图新、高德在内的众多地理信息企业纷纷以各自的方式为灾区贡献了力量,一些无人机企业也第一时间赶赴塘沽和山阳灾区,协助开展了救援工作。然而,笔者有理由相信,我们地理信息行业能做的,还远不止这些......

  针对近期的两起安全事故,3sNews记者于近日对应急产业联盟成员、且同时参与了塘沽和山阳应急救援活动的北京红鹏天绘公司总裁徐鹏进行了采访,对公共安全、应急响应等话题展开了交流。

  应急救援体系与信息沟通机制,两大软肋

  对于近期发生的两起安全事故,徐鹏表示,当他在电视上看到那群手拿铁锹、面戴口罩的消防队员冲入爆炸火灾现场时,还是感到十分震惊:这与十几年前的应急救援,有什么区别?!这充分反映了我国应急产业和装备的现有水平。

  他指出,事故灾害是今后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一个主要趋势,有种说法是,今后15年是我们国家自然灾害和社会灾害交织爆发的高峰期。一方面,经济发展对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反过来对人类的报复也是加剧补回来;另一方面,社会的灾害,包括发展中的一些冲突,包括管理的问题也集中爆发出来了。比如说在存放剧毒化学品的危险区,却建设了那么多高楼大厦,山阳滑坡山体的背后是一座矿山,这正是自然灾害和社会灾害交织在一块的事故,国内大事故未来还将不可避免地发生。

  在这种趋势之下,应急救援应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体系,以充分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出现。徐鹏直言,实际上,我国应急救援这种建设体系还没有真正落实到装备上,因此还缺乏一个真正的应急产业。我国的应急体系建设不过十年时间,有一案三制(应急预案,机制、法制和体制),应急产业现在往往被这种技术含量不高的常规舟桥、车辆所控制,建设工作还远远不够。

  此外,信息沟通机制也是重中之重。试想一下,在塘沽的爆炸火灾事故中,如果仓储中心装有什么样的危化品、有多大的规模、燃烧的性能和危害如何等一系列信息能够第一时间反馈给消防队指挥中心,那么,也许就不会有如此惨重的伤亡了。

  实际上,国家对于危化品的管理非常严格,危化品的生产、运输、储存和使用都有严格的登记制度。这些信息在政府安检部门和消防系统都可以查到,但显然,关键时刻,性命攸关的重要信息受到了阻塞。而在国外的一些国家,面对重大灾害的抢险,消防指挥队伍里会专门设一名安全指挥官。他不指挥抢险,而是专门负责抢险队伍的安全。同时,他们会对消防、危化品的处置风险评估,分为红、黄、蓝三种等级。在最高级别时会严禁消防队伍进入抢险现场。

  同理,塘沽事故发生后,公众第一时间看到的是国外卫星拍摄到的卫星影像,纵然相关部门可能迅速拿到了国内的遥感数据,但由于信息沟通共享的机制并不健全,其他单位或者公众都无从获取到一手资源。在我国,部门之间的利益之争往往大于社会价值,令人遗憾不已。

  地理信息企业力所能及之事

  在灾害救援工作中,地理信息技术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无人机自主飞行、长距离遥控、高清晰度画面回传等技术的发展,无人机已经可以替代载人直升机参与一线的赈灾救援工作,既保证了远距离遥控的优势,又保证了快速部署的能力。因此,无人机在这两起安全事故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徐鹏以陕西山阳滑坡事件为例解读了无人机的重要作用。受中国地质环境院之约,红鹏公司第一时间奔赴滑坡事发地点,航飞后将生成三维救灾模型,迅速交付至救援指挥中心。由于滑坡体一直处于动态,观察不到后缘完整情况,无人机的高空视野就解决了这一难题;加之,地质灾害一般都发生在侧面的悬崖上,一点点滑落下来,因此,侧面的观察更重要,而无人机倾斜摄影技术就能够充分弥补正射影像的空白,这就为开展下一步救援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决策。

红鹏公司飞控手的现场照片

  在塘沽爆炸火灾事故中,红鹏无人机也是第一时间前去支援,但由于调度问题,并未能在第一时间实现飞行。几日后,经天津消防支队调度,再次前往核心灾区进行三维建模工作。对此,徐鹏说道,“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们时刻准备着,绝对是帮忙不添乱。”他认为,有责任感的企业或是个人不应把灾区的应急救援作为展现自我的秀场,而更应该以大局为重,服从指挥。这让笔者联想起,汶川地震时,输送药品等紧急物资的重要路段被那些自发前往灾区开展救援的热血志愿者们堵了个水泄不通,好心却变成了坏事。

  防患于未然,地理信息企业还应该做的事

  虽然地理信息企业的应急救援非常应景,但实际上不能满足真正的灾害救援需求,徐鹏指出,这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地理信息企业还应该做更多的事情。

  笔者记得此前采访Esri北京研发中心总经理张剑宇的时候,他曾提到过美国的应急响应体制更为科学合理化,例如一旦出现爆炸事件,相关部门就能第一时间了解到事故发生地包括爆炸类型、当地人口情况、交通状况等所有重要信息,通过良好的信息共享机制,多部门联动,就能保障事故后期救援的顺利开展,避免诸如连环爆炸等事件的出现。

  徐鹏指出,首先要解决管理上的问题,我国在基础数据管理上没有应急的任何应用,数据建设本身没有远见,部门之间也远远没有做到资源共享。实际上,许多部门都会有受灾区域和建筑物的内部结构图,消防队员进任何一栋楼的时候都应拿到这份图,以便了解其建筑结构。

  其次要解决思想上的问题,地理信息企业要摒弃老三样——DEM、DOM、DLG,这些常规的成果在应急救灾中未必能让救援队接受,简易且鲜活的现场信息更为重要,诸如三维模型更能贴近救援队的实际需求。因此,地理信息企业应始终牢记,要把最新的科技成果提供给应急部门使用。

  再次是要完善应急救援体系,对于地理信息企业而言,应下大力发展应急地理信息产业。应急救援中,不仅仅只有无人机三维建模技术,还应当有高光谱、被动微波仪、红外等其它高科技。实际上,通过这些技术,就能查明爆炸物的自身属性,而且哪些区域还会爆炸,就能一探即知。地理信息企业还要不断提供新技术和新感知手段,不要禁锢思维,死守老三样。

  作为应急产业的关键组成部分,无人化操控的设备应该冲锋陷阵,正如媒体宣扬的“请让无人机做逆行者”,不要再让那些手持铁锹、面带口罩的血肉之躯再受到伤害。

  哪怕是事后诸葛亮,针对公共安全、安全生产、应急救助等话题也有必要老生常谈,也好让警钟长鸣,防患于未然,尽量避免类似悲剧的重现。

[责任编辑:龙薇]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